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面對

本來想要貼好笑的東西的,但因為晚上跟我媽吵了架、我情緒很不穩定,所以也貼不下去了。
我留著下篇再一起發,希望到時候看來會豐富點。

在點進這篇文章之前,希望能先有下面幾點認知再點進去:
 
① 如果無法相信內容,或是沒有自信能控制好自己的心情的話,請不要點進來;因為目前的我無法承受他人強烈的情緒表現。
② 這篇文章我有開放FC2原有的留言機能,代表我願意知道看過內容的人有什麼想法;但若是「並非真的有什麼想法」,只是例行的留個言當簽到的請不要,我會很受傷。
③ 可以說自己的想法,但我不喜歡被人強迫改變思考方式。

 
先衷心的感謝願意去面對「複雜的我」,的人。

我又和我媽吵了,一切的狀況都是老樣子。
這次吵完我的心情也不意外的很差,而她的反應也和我所預想的一樣差勁。
就是好像一副我在欺負她一樣的掉頭躲走開說「好啦我知道了反正這就是我沒有自知之明」。
我很恨她每次沒有道理可以說的過我的時候就用這種方法來逃避他應該要面對的問題。
然後再把自己包進一個她是悲劇故事中的主人翁的世界裡,好像全世界都欺負她一個。
 
而我所認為她該面對的問題就是「她對我的種種言行」。
日前透過Plurk看到《教您如何毀掉一個孩子》這篇文章,在看時我處於百感交集的狀態。
 
每次她對我的指責中總是帶著「養妳這種的沒用」、「妳長的那麼醜」、「笨手笨腳的飯桶」、「做事老是粗心大意」、「要不是當初生了妳我們就不用到老了之後還要這麼苦」、「真後悔當初沒讓妳爸把妳給墮掉」等等。
我對於這樣的指責是十分的贈恨的,從我有記憶以來她總是這樣不停的再打擊我的自尊。
我是個自尊心很高的人,但也是個很自卑的人,我知道我很矛盾。
內心深處很渴望著有誰是發自內心的讚美我肯定我,但在得到肯定的時候卻又無法面對它。
我會開始質疑,我會懷疑那是不是只是客套而已?還是對方只是出自一份憐憫而已?
 
我說「妳從來沒覺得養我值得過吧?」她給的回答是「對啊!完全不值得。」
這時我覺得我已經到了邊緣了,崩潰的邊緣。
我鼓起勇氣的對她說「我覺得妳在蹧蹋(踐踏)我」,而她的回應則是「我並不覺得我在踐踏妳」。
「不,妳有!妳口口聲聲說妳有在體諒我有壓力,但妳根本沒有!妳與其說這些,不如實際的行動給我看,而不是美其名『關心』的名義這樣踐踏我的自尊。妳少說幾句都比那些話有用。」
但,又一如以往的她說「那麼就是意思說以後在家裡我麼都要當陌生人囉?」。
我覺得我真的快瘋了,為什麼每次我真心誠意的把我心中的想法告訴她的時候都是換來這樣的結果。
把錯誤都推到我的身上,好像我是一個加害者一樣……到底時才是真正傷害我的人?
「又來了,為什麼每次都這樣?妳自己告訴過我心裡有什麼話可以都告訴妳的,但我真的告訴妳之後妳卻又是這種態度。妳自己連妳說過的話也做不到。」
之後她再也沒有說什麼就進了房間,我想她大概睡不著吧;可能又要怪我讓她失眠。
 
其實我對一件事情非常的生氣,就是「為什麼不肯真心誠意的向比自己年幼的人道歉」。
她可以跟我說「若是我讓妳覺得我在踐踏妳,我很抱歉;但我仍然堅持我是愛妳的。」我也接受啊。
我的目的並不再於把一個人給鬥倒,而是要她對我所做出的傷害付出該有的行動。
她踐踏我的自尊與人格,她就有責任要撫平;但為何身為母親的她卻不肯負責。
這個現實我到限在還很難下嚥……對我說「抱歉」、「對不起」有那麼難嗎?
我又不會在妳說了之後就把妳一腳踩在地上,繼續批鬥妳。
為什麼要我面對妳,妳卻不敢面對我呢?真的把對方當做陌生人的又是誰?
 
我十分厭惡別人給我一副「很勉強」的模樣,因為這樣的舉動好像在指責我一樣。
就像她說「好啦我知道了反正這就是我沒有自知之明」的時候一樣,好像在指責則我逼她低頭認錯。
我並不想負這種莫須有的指責與責任,我甚至寧可被對方斷然的拒絕。
我不否認我內心深處還是會難過被回絕的,我承認我也是頗容易受傷的。
但至少對方沒有又丟了個包袱給我背負,我也較容易適懷。
 
想一想到最後很可笑,她自稱他有多了解我、其實並不然。
當然我也不會說「比起妳我的朋友還了解我的多」這種話。
別誤會,我並沒有指責親友的意思;因為我知道我自己是個很難懂的人。
好不容易花了時間想要理解我到底在想些什麼,但之後馬上又會遇到矛盾點使之不成立。
我相信和我相處過的人一定都會有這樣的經驗吧,就連最普通的猜我的喜好也是。
連自己都覺得自己這麼矛盾很難搞了,我也不奢求別人會多理解我。
當然這並不代表我拒絕別人懂我,相反的我對於願意花時間來跟我的矛盾做長期抗戰的人非常感謝。

我的心情經過上面這些長篇大論跟一堆的衛生紙已經舒緩很多了。
不過我在打這些東西的時候最感歎的是,能夠坦蕩蕩的面對我哭臉的居然是那個害我被笑宅的螢幕。
能夠包容我那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也果然只有衛生紙。
到了最後我所有想要得到解脫跟安慰的精神也只能靠腦中換想原創故事裡的人物在安慰我來得到排解。
結論是,我是個只能靠寄託於自身虛構的出來的人物來排解情緒的空虛女人。
更令我苦笑的是,因為情緒惡劣引發的胃痛,還是靠我媽煮的南瓜湯平復的。
所有的事情真的都好複雜,我也覺得好累,不知道自己能夠撐到何時。
 
不過我並不會後悔我今晚的決定和言行,因為我覺得自己至少試著去面對問題了。
至少勝過逃避問題的她,儘管在某些大人的眼裡我可能充其量不過是個中二吧。

Leave a comment

Private :

Comment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07 09
プロフィール


結城奈留。
台湾人の新卒OL。
9/27に生まれた天秤座。
詳細見『About』部分。
文章カテゴリ

openclose

バナー

Friend:
  [ Add Me as Friend!]

Link Free:
點此進入注意事項! 點此進入注意事項!
ブックマーク
璱藍=伯符 黒崎猫鈴 軀 KARAS押形=凌 幸子=玠哥 Mo=鶏哥 阿佳 蘭
リンク
カウンタ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